• <li id="m6g2m"><u id="m6g2m"></u></li>
    <strong id="m6g2m"><small id="m6g2m"></small></strong>
  • <label id="m6g2m"><acronym id="m6g2m"></acronym></label>
  • <samp id="m6g2m"></samp>
  • 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国内国际 国际新闻

    【独家专访】黄惠康:“滥诉”图谋注定将以失败告终

    2020-05-31 10:02    央视新闻客户端

      “借疫情向中国‘索赔’的诬告滥诉图谋注定将以失败而告终。”

      “向中国‘索赔’是美国政客有计划、有组织的政治阴谋。”

      “奉劝美方某些政客,与其无中生有地指责诬蔑中国,还不如把心思用在救人性命这件大事上。”

      美国新冠肺炎病亡病例已突破10万。美国一些人却出于“甩锅”等政治目的,提出涉华消极议案,对中国“滥诉”。然而,这些“滥诉”无事实基础、无法律依据、无国际先例,是彻头彻尾的“三无产品”。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环球资讯广播记者朱宛玲就此专访了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外交部国际法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高端智库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特聘教授黄惠康。

      以下为问答实录

      Q1:从国际法的专业角度看,为什么美国这样的“滥诉”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  首先,这些诉讼毫无正当性可言。

      “滥诉”起诉方的无端指责,既没有提供可裁判的事实证据,也没有法庭管辖权的适当依据,更没有可援引的国际判例,巨额索赔的诉求更是异想天开。无论在程序法还是实体法方面,均站不住脚。

      ●  其次,“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

      根据国际法,各国主权平等,主权国家不受他国的司法管辖。除非一国放弃管辖豁免,他国法院不得审理以该国国家、政府为被告或针对该国国家财产的案件;除非该国明确放弃执行豁免,其他国家法院亦不得对该国国家、政府和财产采取司法强制措施。这就是久已确立的国家主权豁免原则和制度。

      即使按照美国奉行的限制豁免主义,中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政府行为也完全适用国家豁免原则。美国政府和法院有义务确保中国的主权豁免权不受侵犯。对此,美国法学界有较为一致的认识。著名国际法学家基梅纳·凯特纳教授特此撰文告诫说:“别费力为冠状病毒起诉中国了!”

      ● 最后,法律仅保护合法诉权和正当诉求。

      诬告滥诉,有违公平正义,破坏社会秩序,浪费司法资源,历来为各国法律所禁止。不管炮制者政治上如何操弄算计,法律上如何精心包装,借疫情向中国“索赔”的诬告滥诉图谋注定将以失败而告终。

      Q2:美国不断上演“滥诉”闹剧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美国成为目前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也是病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失业率飙升,经济严重衰退。

      ● 面对危机,美国政府备受诟病。为转移视线,推卸责任,转嫁矛盾,一些政客使出惯用伎俩,接连抛出荒谬论调,企图将疫情政治化、标签化、污名化。这就是诬告滥诉案出笼的现实背景和深层次原因。完全可以说,向中国“索赔”是美国政客有计划、有组织的政治阴谋。

      ● 从今年1月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公然宣称“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归美国”的幸灾乐祸,到2月疫情在美暴发时美国总统坚称“病毒不久将神奇般消失”的漫不经心,到3月疫情告急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政客将新冠病毒诬称为“中国病毒”的“甩锅”推责,再到4月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向中国“索赔”的诬告滥诉,凸显了一些美国政客的自私和不择手段,也暴露了诬告滥诉案背后险恶的政治目的。正如芝加哥大学国际法教授汤姆·金斯伯格指出的那样,针对中国的一系列诉讼完全出于政治目的,是部分美国政客试图通过“甩锅”中国来掩盖美国政府自身的错误。

      ●  据美国媒体披露,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曾于4月17日发出长达数十页的内部备忘录,授意本党大选候选人在回答任何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问题时,要坚持“甩锅”中国的“抹黑攻略”。

      ●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少数政客把矛头对准中国和世卫组织是试图寻找“替罪羊”,以转移民众对美国政府未能迅速采取行动、阻止疫情在美国蔓延的关注。

      Q3:根据国际法,这种“滥诉”是否有先例?

      ●  美国政客的这种诬告和“滥诉”在法律上完全站不住脚,既没有法理依据,也无任何国际先例。

      ●  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科学界至今未确定新冠病毒的起源地,国际法上也无病毒起源地国家责任的任何规定。因为作为自然界的客观存在,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不分种族,其产生具有偶然性,经由哪一种中间宿主传导至人类也具有偶然性。

      从本质上说,突发大规模流行疾病疫情,属于世界公共卫生事件,在法律上属于“不可抗力”,因而不存在所谓的疫情首发国的“国家责任”问题。例如,在2009年H1N1病毒导致的“猪流感”全球大流行中,美国被确定为病毒来源地,墨西哥是疫情首发地,美国未要求墨西哥承担赔偿责任,其他国家也未要求美国承担赔偿责任。借新冠肺炎疫情“抹黑”中国的言论出笼后,国际法学界应者寥寥,即是明证!

      ●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方始终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态度,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毫无保留地同世卫组织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分享防控、治疗经验,并尽力为各方提供援助。这些工作得到了世卫组织的高度赞扬,认为中国充分及时有效地履行了《国际卫生条例》规定的义务。国际社会普遍公认,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

      ●  根据国际法,国家责任的产生,在受害国的损失和责任国的不法行为之间必须存在因果关系。中国对美国没有实施任何可归因于中国政府的国际不法行为,中国的防疫抗疫行为与美国因疫情大规模暴发可能遭受的损失之间也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事实是,美国最早获知中国的疫情信息,并一直获得持续的更新信息,完全有机会采取有效措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至于美国政府是否抓住和善用了这一机会,最好留给美国人民自己去判断。所谓“中国责任论”,无非是美国个别政客的“甩锅”和“推责”之作,可以休矣。

      Q4:这样的“滥诉”对国际法体系会造成怎样的负面影响?

      ●  短期看,负面影响会比较大。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污名化,借疫情在美国法院炮制诬告滥诉,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败坏国际合作氛围,干扰抗疫大局,对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现行国际秩序构成严重挑战。这不利于抗疫国际合作大局,不利于国家间关系的稳定,也不利于维护国际法治。

      ●  长期看,我们坚信,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世界潮流不可阻挡,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人类一定能够战胜新冠病毒。后疫情时代,全球治理变革一定会加速推进,国际法治也将逐步加强,人类社会的未来将更加美好。

      ●  最后,我想强调指出,新冠病毒仍在全球肆虐。病毒没有国界,疫情是人类共同的威胁,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唯有团结合作,携手应对,才能战而胜之。

      大疫当前,人命关天,攻击抹黑、诬告滥诉他国不能挽回浪费的时间和逝去的生命。奉劝美方某些政客,与其无中生有地指责诬蔑中国,还不如把心思用在救人性命这件大事上。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陈律师(法律顾问)0432-62099222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
    sszycom@outlook色